NYSE American:SVM $2.5 +0.01 TSX:SVM $3.26 +0.03

News & Media

News

香港女人裸体照片视频播放 _“打鸡血”不只是俗语,真有鸡血疗法,20世纪的人们对此趋之若鹜

1952年,毕业于上海亚东医科大学并在抗战期间当过军医的俞昌时,偶然测了公鸡肛门的温度,发现高达43℃。他认为鸡的神经调节及血液发热机能很高,如果把鸡血注射到人体内,一定可以促进新陈代谢,增强抗菌、抗毒能力。

恰好当时苏联盛行一种“组织疗法”—从动植物上取下组织,加以冷藏、消毒,便可用于人体移植;或将动植物的组织制成液体,用于注射。俞昌时认为自己的想法得到了理论支持,便从一只公鸡身上抽了1.5ml的血,注射到自己的三角肌内。此后一两天内,他一直处于兴奋状态,心情舒畅,食欲增进,睡眠良好,甚至发现腿脚脱皮多年的毛病也痊愈了,全身皮肤红润起来。

“打鸡血”不只是俗语,真有鸡血疗法,20世纪的人们对此趋之若鹜

?此后俞昌时又放心地给自己和亲友打了几次鸡血,为取得患者的信任,他曾当众表演“鸡血疗法”,原本食欲不振的患者注射鸡血两小时后竟吃了八两饭。就这样,前来接受“鸡血疗法”的患者越来越多,据俞昌时整理的病案来看,头痛、狐臭、高血压、肺气肿、神经衰弱等顽疾均取得良好疗效,涵盖内外妇儿等诸多门类,可以说是“有病治病,无病强身”。

俞昌时的研究引起上海卫生局的关注,他们经过实验,认为俞昌时对“鸡血疗法”夸大其词,且故意隐瞒发烧、化脓等不良反应。俞昌时大为不满,随后向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寄发自己的“科研成果”,并给中央卫生部写信,要求早日组织由他领导的“中央鸡血研究会”。结果中央卫生部下令严禁“鸡血疗法”,并对群众进行健康科普,以免发生过敏危险。

“打鸡血”不只是俗语,真有鸡血疗法,20世纪的人们对此趋之若鹜

?然而,在当时缺医少药的大环境下,人们生病多半只能拖着,面对“鸡血疗法”这种方便、廉价的治病捷径,再有舆论助推,必定趋之若鹜。至于不良反应,在保命都难的情况下基本忽略不计。“鸡血疗法”在广大农村依然盛行,患者在诊室外排起长龙,每人腋下都夹着一只鸡,堪称奇观。“鸡友”们纷纷交头接耳,互相攀比鸡的大小、肥瘦,并交流养鸡心得,其中公鸡最受欢迎。患者进入诊室后,一群护士七手八脚地按住鸡,从翅膀下的静脉中抽出鸡血。有的鸡在抽血时拼命挣扎,一旦挣脱就咯咯叫着满屋飞逃,追拿的人乱成一团,只见鸡毛、尘土纷纷扬扬,鸡屎遍地,臭气熏天。

因为频繁扎针,过不了多久,雄壮的公鸡就会变成浑身青紫的“秃鸡”,继续治疗的话就要另换一只,所以市场上的公鸡一度十分紧俏。这时,一本名为《鸡血疗法》的小册子广泛流行,成为某些投机倒把之人牟利的工具。

“打鸡血”不只是俗语,真有鸡血疗法,20世纪的人们对此趋之若鹜

?由于排异反应,鸡血注入臀部后不能迅速吸收,患者的臀部很快布满硬块,肿痛不已,最后形成脓包,只能通过外科手术切开引流。因此发冷、发烧的患者就更受罪了,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全身症状。后来政府严查严打,这股歪风邪气才彻底消散。

时至今日,打着科学旗号的气功、天眼等“特异功能疗法”,还有包治百病的所谓“神药”,在中老年群体中仍有市场,为害不浅。无论何时,保持理智、拒绝跟风都是一种可贵的品质。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作者|任大刚

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Email Signup